nigu躺在冰窟窿里

中考弧;ω;

『冰酒向』那边の风

那边的风
*复制到手疼x

『1』
她梳理了一下自己的茶色短发。
阳光依旧是充足的,光点在那发丝间徘徊,跳动。
“又是新的一天呐……”
Meiko伸了伸懒腰说到。
每天,自己都是与太阳一同醒来的,每天都能够看到看到那边的太阳伴着云与风悠懒的爬起来,一点一点向天爬去。
谁说天一定是蓝色呢?搞不好哪一天那太阳调皮的躲了起来,望天看 去只得一片空白。
Meiko时常羡慕一下太阳,想露脸就露脸,不想露脸就让风捎个信,让云替自己看守一下。
可自己呢,每天每天的可不能这样随心所欲。
多想放个假,甚至说消失也是可以的……
不再去思考了,果然还是现实最重要。
打开了房间门,走向厨房。

『2』
“诶……没有牛奶了啊……”
Meiko自言自语着,叹了口气。
“唉,以为还有的呢,昨天又忘记买了……”
可现在超市还没到开门的时间啊,难道今早要凑合着喝白水当早餐之一了吗?Meiko可不想让这一群“孩子”这么做,早餐喝牛奶有好处的。
算了,一会儿后在想办法吧。
娴熟的把食材一一变成美味的早餐,她满意的看着桌上整整齐齐的一切。
或许自己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不过因为他们,自己改变了许多。
现在可以休息下啦,稍稍奖励自己一罐啤酒怎么样呢?
Meiko从冷冻柜取出一罐冰啤酒,准备打开然后放松。
“等一下呀Meiko小姐?不是说不能在早上喝酒吗你怎么又开始了?哎呀呀……”
身后传来慵懒的声音,愣时手中的酒已经不见踪影。
转身一看,蓝毛正悠闲自在的抿着自己的酒,又突然皱起眉。
“也并不是怎么好喝嘛这个牌子……搞不懂怎么想的呀咩酱你……哎呀!不要打我停停停……”
“今天貌似是周末的样子呢~可以让他们多睡一会儿,既然Kaito你这么早就醒了,干脆去帮忙买下牛奶吧~”
还没等自己开口说出拒绝,Kaito就已经被推出门外,而且自己手里的酒也被抢走了。
无奈只好下楼去,等待店铺开门然后把牛奶买回来。
屋里的Meiko正微笑着,仔仔细细的打量那啤酒罐上的各种数字与小字,果然自己还是最爱喝这一牌子。
比其他品牌更苦而又浓郁的味道,这使大部分人都不会去选择这款啤 酒,而自己却十分热爱。
把啤酒含在嘴里然后任他们滑下去,这一过程让Meiko感到特别。
她喜欢这特别的感觉。
可惜了,这罐酒被某人喝过了。

『3』
从另一间屋子里走出,Luka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脑袋昏昏沉沉的,揉着眼睛。
“早上好啊,咩……哎嘿你在喝酒吗?”
突然那罐啤酒被眼前的粉毛抢走。
“别,别喝啊!”
Luka一脸茫然。
“那罐……被Kaito那混蛋喝过……”
“嗯……?”
眼前的人挑了挑眉。
“你俩呀……”
Meiko摇了摇头,Luka这是误会了。
“不不不我没喝,只是他喝了一口后下去买牛奶了然后把酒塞给我的!”
“噢,这样啊……”
Luka的表情告诉Meiko 她并没有相信。
“真是的……你男朋友还没起床?”
“喂什么我男朋友!Gakupo那个傻妹控怎么可能和我有关系!”
“阿拉阿拉,你都默认了……”
说罢,Meiko拿起自己的杯子,把酒倒进了杯里,自顾自喝了起来。
“我去叫Gumi她们起床……”
“嗯……难得你终于肯帮我干活了……”
Meiko品着酒说到。

『4』
“什么嘛……好多新品牌都好想试试……”
Kaito就像要整个人钻进冰柜似的,在各款新品雪糕之间犹豫不决。
“……算了呢……咩酱会生气……”
笑了笑。
Meiko有很明确的告诉过Kaito——
孩子们不能吃太多冰淇淋。
Kaito不许吃冰淇淋。

完全不同的待遇……
Kaito撇了撇嘴。

买好了该买的东西,该回家了。

『5』
真想再年轻一些呢,像他们一样……虽然自己并不很年龄大。
“啊啊啊Len那是我新买的!”
“哈哈你过来抢啊……”
“你等等!”
嘛,做个孩子真是好啊……
是吧。
Meiko托着腮看着正追逐打闹的几个自家弟妹,真的感觉自己过于成熟了几分。
“怎么……?”
旁边喝着茶的Luka抬了抬眼。
“Luka你想过变的年龄再小一点吗?”
“哈……?咩,你才比他们几个大几岁啊……”
“……我好歹也比你大……”
笑了笑,Luka继续专心喝起了茶。
Meiko突然望起了她那一头漂亮的粉色波浪长发,长度正正好好的散到腰间。
她撇了撇刘海,自己的头发从来没留过这么长呢……或许自己的性格不太适合留长发吧。
自从来到了这个家,自己改变了太多了不是吗?
担任起照顾这几个孩子的重任,
但自己牺牲了多少啊,Meiko心知肚明。
不过对于她来说,只要她们能过的好,能有名气,自己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6』
那条街上飘着雪,随随便便的盖在树枝和大理石制的台阶上。
越过一阶阶,那个女孩正绝望的望着天。
行人绕着她走,没人看她一眼。
她的眼角红肿着,但却没有让眼眶中的泪掉落下,好似一个被人遗弃的废旧玩偶,独自一人坐在落雪中央。
茶色的短发被融雪浸湿,当风吹过去的时候多么寒冷。
她并不在乎。
呐,告诉我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会变成这样……
求求你,告诉我……
她把脸埋进大腿。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7』
“呐呐你看这次的VOCALOID排行榜了吗???”
“嗯嗯这次又是Miku第一……”
今天是和Kaito一起出去买东西呢。
Meiko叹了口气。
Kaito好像是感觉出了什么,下意识拉着Meiko往人少的那边走了走。
“……?”
“好,好乱呢对吧,那边……”
睁大了好看的一双眼睛,Meiko惊讶的朝Kaito看了看。
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
“我早就习惯啦……排行榜什么的,没关系呀……”
“……Meiko,很努力。”
“……嗯。”
笑着看了看天。
这么长时间来啊,
我都习惯了。

果然,还是他们那群孩子争气呀,
大家都已经对自己这样老号歌姬不感兴趣了吧……
只要让他们过好,让他们成为最闪耀的歌姬,自己怎样都无所谓。
Meiko感觉轻松了不少。

『8』
失眠让Meiko感觉有些困扰。
她走到阳台上吹吹风,或许这样会感觉好些……
果然,现在风很温柔。
Meiko认为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比起曾经来说。
辛苦点也是可以啊……
她低下了头。

『9』
“你的声音还不错哎……要不,当一个歌手吧……”
当自己得到这样的回复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开心。
自己练习的比任何人都认真,自己也比别人练习的时间更长。
那时她相信自己可以成为一个耀眼的歌姬,
就像太阳那般耀眼一样的歌姬。

『10』
“小未来就交给你照护了,Meiko。辛苦你了,要多帮助妹妹噢……”
她笑着点了点头。
家里的成员越来越多了,热闹了不少呢。
当他们在房间里乖乖练声时,她还在练习着如何把饭团包的更好。

我,是这个家里最年长的姐姐,我要承担起照顾他们的责任……

『11』
Kaito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起这个比他大上几岁的姐姐。
两个人相识已经是很早前的事了,那时候她眼红肿着,脸冻的红红的,衣服破破烂烂。
他惊讶的看着这个好似童话里走出的那位卖火柴的女孩般的孩子,眼里闪过一丝特殊的感情。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她抹了抹眼角,抬头看着那位蓝发少年。

大约是第一位与自己说话的少年。

『12』
Kaito躺在床上,手中拿着一罐早已空掉的啤酒。
“这,就是她最爱喝的……?”
月光很明亮,风从某个角落里吹来,把窗帘微微吹起。
“……真是不大理解这个人……”
他撇了撇嘴。

『13』
他记得她是何时喜欢上喝酒的。
“你的排行榜又下跌了……”
她低着头不语。
“你这个样子该怎么办啊?新人也比不过……”
靠在门外听着,他气愤的握紧了手。
往日里豪迈强势而且略微暴力的她现在委屈的低着头,不敢说任何一句反驳的话,只得低头听着别人训话。
他认为这不公平。
原本就是不公平的。
他好想就这样冲进去大喊一句
“不是这样的,她变成这样是有原因的 !”
只怪自己太软弱。
她出来时对着他傻乎乎的笑了笑,又回到了那个平时他认识的她。
晚上她在天台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尽管她曾经感觉酒的味道并不好。
隔壁房间的他彻夜未眠,看着旁边天台强行灌酒的她。
大约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吧,Meiko爱上了喝酒,就算是Kaito再怎么劝也没有任何用。

『14』
“你们三个怎么回来这么晚!你们到底跑到哪里玩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晚上9点左右,三个女孩子偷偷进了家门,然而被自家两个姐姐逮了个正着。
“姐姐没有权利来管我们晚上去哪吧?”
脾气本来就不太好,而且正处于青春期的Rin竟然和Meiko硬顶了起来。
“Rin你不要这样……”
生性胆怯的Miku扯了扯她的衣服,却被Rin拒绝了。
“Meiko姐,是我带头带着她俩出去的……今天是我不对……”
年长一些的Gumi主动认了错。
“明明我们只是出去玩玩,也没有这么严重吧!再说了这是我们的自由!”
Rin不服气的说着。
“Rin你够了!你知道你们三个擅自出去我们有多着急吗!?你Meiko姐找了你们好久,万一你们出了点事那怎么办啊?你们还这么小,就算是出去也得先说下吧!电话也不接……”
原本沙发上盘腿坐的Luka也气愤起来,猛的站起身朝这边走去。
Kaito拍了拍Meiko的肩膀让她别太上火,却被她狠狠挣扎掉了。
Miku和Gumi看现在不妙,赶紧拉了拉Rin,低头向Meiko认错。
Rin也不再吵,嘟囔着几句就跑去房间了,重重的甩门而入……

『15』
“Meiko是很凶的很不称职的姐姐,最讨厌你了!!”

『16』
Meiko感觉自己突然晕了起来,差点没站稳倒在地上,幸好身后的Luka及时扶了扶。
“已经很晚了吧,你们两个快去洗个澡睡觉吧,明天还要练习不是吗……”
Miku和Gumi愣了愣,
“Meiko姐……”
“好啦,别再有下次就是了……”
Meiko一直低着头,旁边Luka和Kaito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Meiko,没事吧??”
“……没事啊哈哈,青春期的孩子就是脾气大……”
“……”
“你们去睡吧……我出去下……”
说着Meiko大步走出了家门。
“诶Meiko等一下!!!这么晚你去哪!”
“Meiko!!”
“Luka你在家待着,去和Rin谈谈,我去找找Meiko……”
“是,是……”

“Rin你这次真的好过分,你看你都把Meiko姐气走了!”
“……”
趴在门上听着的Len有些生气的说着,Rin一脸歉意。
“Len,Rin,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门外传来Luka的声音,Rin把门开开。
“Len,可以先出去下吗?我和Rin想谈谈……”
Len乖乖的走了出去。

“Luka姐……”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对吧?”
“嗯……我想和Meiko姐姐说对不起,但我说不出……”
Luka伸出手摸了摸Rin的柔软的黄发。
“我知道啊,Rin,Miku和Gumi都不是坏孩子呀……”
泪在Rin的眼眶里滚动,一不小心涌了出来,一颗颗晶莹的泪珠落下,染湿她的衣边。
“好啦,你知道错就好啦……等明天早上和Meiko说声对不起就好了,她不会怪你的。”
顺手擦去了她的眼泪。
“Luka姐……Meiko姐会不会在外面遇到危险啊……都怪我太任性……”
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泣着,Rin担心地说着,Luka把她揽到怀里。
“不会的,Kaito哥哥去找她了哦……Rin难受的话就哭出来好了……”

屋外,Len背靠着门,仔细听着里面二人的对话。

毕竟,有很重要的人在啊……

『17』
“喂,你在干什么?”
Len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紫色长发男人,并示意他声音小些,不要打扰到里面的人。
“……我,我在等Luka姐出来……”
“干嘛不去那边房间等?”
Gakupo用手指了指空荡荡的Kaito的房间,里面还有一盏台灯发着暗光。
“……”
“我看啊,你是在担心那个小鬼吧?”
“不要叫她小鬼!”
Gakupo轻笑几声。
“我啊,和你一样在等人。”

『18』
“Meiko!”
“不要管我!!!”
带着哭腔的她急匆匆跑下楼,可惜她再快,也还是被Kaito拽住。
“Meiko……”

两个人坐在楼下的长椅上,旁边是清一色的罐装啤酒。

清脆的一声,Meiko打开一罐啤酒,一口气喝了不少,Kaito在旁边轻轻拍着她的背。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有啤酒罐几乎都空了,东倒西歪在长椅上,有些滚落到了椅下的草地上,还有些只喝了一半的撒了一地,被月光照的闪闪发光,随后凝结,干涸。

“看来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姐姐啊……竟然,被讨厌了呢……”
“没事的,Meiko一直都这么照顾我们,今天是Rin太过分了,不过Rin还小啊……”

『19』
他第一次看到了她脆弱的一面。
他第一次看到了她少见的眼泪。
也许风看见了那一幕吧,他把睡着的她揽在怀里。
或许他抿唇时顺带说出了一个词语,叫做
“喜欢”。
可惜,缥缈的声音存在于风中。

『20』
“Meiko怎么样?”
“睡着了……Rin呢?”
“她也睡了。”
“我把她扶回屋里。”
“辛苦了。”

『21』
把长长的粉发高高盘起,调好水温,水滴与肌肤的触感使她略微放松。
Luka不是一个善于安慰人的人,表面的高冷把她真正的性格隐藏的严严实实,加上因为腼腆而产生的傲娇,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错觉。
Meiko和她认识多年,非常了解自己这个倔强的朋友。当然Luka也十分了解Meiko这个所谓豪爽的大姐姐。
也许见过Meiko真正一面的人,除了今晚的Kaito,也就只有Luka了。

“终于洗完了啊你。”
刚出浴室悠悠的声音就飘来。
Gakupo仗着身高居高临下,侧贴着墙看着穿着睡衣的Luka。
“我去睡觉我困了。”
“稍等一下啊Luka小姐……”
一个翻身,Gakupo就圈住了把比自己矮一头的Luka。
“这不可笑。”
“哎呀呀神威Luka小姐?”
“我叫巡音Luka。”
“你不要面无表情啊,一点感觉没有?”
“……!”
趁机吻上了她的唇。
“我可不像某位叫Kaito的,喜欢别人那么多年什么话也不说,”
“呐,Luka小姐,我喜欢你。”

『22』
“啊,喝的真多呢……”
把Meiko放到床上,Kaito无奈的坐在旁边,仔细瞧着她的睡容。
刘海被汗浸透,他把它们撇到一侧。
风透过窗吹来,抚着那个清秀的蓝发男子。
听见了他想说的所有。

『23』
“Meiko姐,昨晚真的对不起……”
“我知道啦,你还太小,不要有下次就好了啊!”

也许Meiko并不知道昨晚彻夜未眠坐在床边的他对自己说了什么,也许,她并不在乎。

『24』
晚上,屋顶,两个拿着啤酒的男人坐在凹凸不平的瓦片上。
月光把它们映成一片。
“所以说,你成功了?”
“那是。你呢?”
“……”
他低着头,没有说话。
风静静的走了。
什么也没有说。
“不说出来怎么行。”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或许我俩真的是有缘无分吧。我也不准备告诉她了。”
“唉,真是的。你也够懦弱的。”
“一切都结束了吧!结束了吧……”
谁都没有再说下去。
风带着他一直说不出的话语,擦去阳台听到一切的那位茶色短发女子的眼泪,也带走了她想说的一切。

『25』
也许,一切都结束了吧。
从两个人在阶梯间的相遇到屋顶与阳台的接触不到的距离。
那边吹过的风带走了他们一切难以说出口的话,吹走了。
两个人彼此都知道。
也许真的是有缘无分,我们说不出那句久违的。

『26』
那夜床边,他的蓝发被风吹起。
它细细倾听着。

“Meiko,我喜欢你……”

床上,装睡的她留下了一滴无人知晓的泪。

『27』
也许,一切真的都结束了。

评论(4)
热度(16)

© nigu躺在冰窟窿里 | Powered by LOFTER